我們常常聽到有個名詞,叫做「同理心」,簡單說就是設身處地,站在對方的立場來思考問題,往往會有意想不到的結果。這是真的嗎?

話說從2006-2009年,我們舉辦了四次「全球青年領袖高峰會」。招募在台灣就讀大專院校的國際學生,以及本地學生,以四天三夜的時間,在一起討論全球重大的議題,包括經濟和環保的問題。會議期間,也有模仿聯合國大會的辯論和表決。因為世界上國家大小不同,所擁有的力量也不一樣,因此所擁有的籌碼也不同,因此需要靠合縱、連橫的談判技巧,來想辦法通過自己的法案,會議期間那種熱烈的氣氛,真不下於真實的國際現勢。我們主辦這項活動的目的,並不是要重現國際現勢的殘忍無情,而是為了世界和平。在學生分組時,並非以該生真實的國籍為依據,而是改變他國籍,例如,一位法國學生可能被指定為代表日本,一位馬拉威的學生要代表俄國。等到整個活動結束時,很多國際生發表心得,有一些說他們第一次在台灣感受到他們不是外國人,而是這個社會的一份子,有更多的學生省思,當他們代表不同國家時,由於活動的安排,他們會去深刻的瞭解該國的處境,突然意識到自己過去從來沒有站在別國的立場來看世界,因而讚揚主辦單位的巧思,讓與會青年認識到,缺乏同理心,世界大同是不可能達成的。很可惜一些大陸同學第一天來參加活動,得知以國家來分組就都退出了。

好了,話說我們來試想兩位人士,一位來自大陸小張,一位來自台灣阿福,在美國留學的時候成為好朋友,常常一起互相幫助,春節期間學校正在學期中,當然無法像在家時,快快樂樂的過年,所以呢一起做些年菜打打牙祭。雖然有人說朋友見面最好不談政治,也別問別人的薪水(如果已經工作),但是海峽兩岸的朋友難免對政治是敏感的,尤其過年嘛,大家還喝了一些酒,說著說著不小心就扯到政治。

小張:「你們台灣怎麼會有人想要獨立?台灣屬於中國,這些台獨份子真是數典忘祖喔!」

阿福:「吔!你這話就不對了,台灣有自己的軍隊,全民投票選總統,出國拿中華民國護照,….

接下去,大家彼此會講些什麼話,大概我們都可以想像到!

讓我們假設一個情境,隔壁住的一位德國來的學生聽到吵架的聲音,進來問問,喔!原來你們在吵這件事,他說:「你們看我們歐洲國家之間幾百年來戰爭不斷,不但自己受害,最後還造成兩次世界大戰,大家檢討之後,才會有歐盟的產生,即使歐盟並不完美,但畢竟是大家能捐棄彼此成見和仇恨,才能有今天的局面,你們也應該坐下來好好商量才對。好!現在請假設你們互換位子,再來談!」小張現在變成台灣人,阿福變成大陸人。

小張想的就變成:台灣有自由、民主、人權、批評政府不會被扣帽子,出國到世界各地很方便。當年被清朝割讓給日本時,讓台灣人受異族統治、宰割,而祖國卻無力保護!國共兩黨內戰,大陸發動砲戰要血洗台灣,這些都是造成仇恨、隔閡的原因。同時,不應該一直要把台灣貶為地方政府,台灣65年來的經營是相當成功的,全世界有目共睹。而且有中華民國在台灣,未嘗不是全大陸的一個借鏡和對比,過去三十年大陸的發展,也有很多台商貢獻非常大。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應該多瞭解台灣人歷史上以及現在於外交上所受的屈辱。

阿福想的:大陸經過國共內戰,又和美國人打過韓戰,之後又是一連串錯誤的經濟政策,以及腥風血雨的文化大革命,別說民主,餓死了多少人都數不清!現在總算走入正軌,讓大多數人有小康的生活,也是中國歷史上很難得做到的!談民主還是一件奢侈的事情,況且大陸也有些地方開始試行民主選舉。台灣地處大陸東南沿海,控制了大陸往太平洋的要道,在冷戰期間一直是美國圍堵中國的第一島鏈的一環,勒住大陸的咽喉,不管是基於民族大義,就是從地緣政治來講,怎麼可能讓台灣獨立?而繼續成為美國圍堵中國的一環。

於是兩人瞭解到,兩岸問題非常複雜,不是幾句話可以講清楚,但是就如同台灣有一句話:「選舉無師傅」,兩岸問題其實也沒有專家,從不同角度去看,往往得到完全不同的答案,而所言聽起來都不無道理。但是至少當彼此都能考慮到對方的立場時,會更容易解決兩岸的問題,而達成雙贏,若是心中只想到自己,最後一定雙輸。

當然,上面所講的是一個理想,可以做到嗎?遠的別說,讓我們回來看台灣,目前台灣(其實全世界民主國家也幾乎相同)陷入嚴重的「兩黨惡鬥」,執政黨和在野最大黨幾乎沒有一件事有交集,政策無論好壞都彼此反對,只會想到自己黨的利益,大家是否該好好思考一下上面講的「同理心」和「角色互換」?還是全民應該找個第三勢力來給他們一點教訓和制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萬鈞 的頭像
萬鈞

中華民國

萬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