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世紀70年代末期,中國大陸吹起了改革開放的號角,同時也送出了第一批留學生到海外,正好當時我也去到美國讀書,在校園裡面常常看到一些身穿灰色衣服的大陸同學,漸漸的大家熟識了,也會談談政治。這批大陸學生當年讀大學時,大陸發生文化大革命,他們被迫下鄉插隊,因此學業中斷,直到後來鄧小平上台,才又有機會繼續學業,或是回到和自己所學相關的工作職場,這批學生(以及出國研究的學者)獲得絕佳的機會出國,他們生活上非常刻苦耐勞,對於學業(或是研究工作)都是兢兢業業,表現十分傑出。有一回我們邀請中國科學院的一位訪問學者老張來吃晚餐,席間談論政治,我還不小心說:「你們共匪」,很不好意思向他道歉,驚覺台灣的反共教育真的是深入人心!老張說:「沒關係,在大陸我們都稱你們是蔣匪幫!」,老張當時講了一段話讓我終生難忘:「我們來美國的這些人,看到這個社會的一切,不可能不改變!」

這兩年政府開放陸生來台就讀大專院校,相信各位或許在電視上看到一些訪問陸生的節目(例如: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Rf2EZTZ8_Y),基本上這些陸生都很喜歡台灣的自由、平等,雖然兩地的政治和文化是有差異,但是語言相通,而且基本上年輕人的夢想是一樣的。這讓我回憶起三十多年前老張所說的話,我相信這些陸生也都會改變對台灣的看法,我們沒有理由膽怯以致於到處限制陸生,反而要讓他們見證到台灣的美好以及中華民國存在的價值!大陸已經不再是鐵板一塊,若是有更多的大陸人喜歡台灣,絕對可以對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有更大的安全保證。

讓我們回到民國初年的五四運動,先不去管當年此運動背後是否有任何政治因素,我們可以說是中國受到列強侵略,造成知識青年的覺醒,提出「德先生(民主)」和「賽先生(科學)」作為強國富民的新文化運動。但是很不幸的,中國的苦難從推翻帝制之後並未結束,而是繼續遭受列強的凌辱和侵略,而落於國父孫中山先生所說「次殖民地」的慘狀。除了對日抗戰,加以國共兩黨的內戰,大陸建政之後的各種政治運動,對台灣、對印度、對美國、對蘇聯、對越南的戰爭,在政治和經濟上幾乎都處於停頓和倒退的狀態。過去三十多年的改革開放,讓大部分人民的經濟生活基本上走向小康的社會,也使中國在不久的未來會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這的確是一個很大的成就,這是我們要讚美也不可忽視的。

孫中山先生當年說過,民主是世界的潮流,順著潮流走才能達成民富國強。不過民主的形式很多,並非普選式每人一票就是民主。中國是否會走向西方國家式的民主,全世界都在看。很多西方學者有一個基本的假設,就是只有民主才有制衡和反省的能力,因此才會避免弊端,這個說法在前幾年發生全球金融危機時,可說是非常囧!顯然民主的機制並未能預防華爾街不合理和不理性的投機金融產品上市,最終引爆金融危機,禍及全球,美國還可以自行印美鈔度過災難,其他很多國家就無法如此幸運,簡直就像骨牌一樣紛紛倒下,一直到現在危機還存在。在這十幾二十年間,有一些西方學者開始研究中國的制度,衍生出來一些不同的看法。在此舉一例,美國一位研究有關「未來趨勢」的學者約翰‧奈思比,大約十五年前寫了一本「中國大趨勢」,提到中國有八大支柱撐起經濟強權,其中有一項他稱之為「自上而下與自下而上的結合」,其中重要的關鍵在於「中國的垂直式民主」,既然稱之為垂直式,也就是有別於西方普選的水平式的民主。其實每人一票普選式的民主,即便在西方也只有幾十年的歷史,要說已經成為全球普世成功的必然制度,絕對是有商榷的必要,在此,我想提出兩段影片給大家參考。http://www.ted.com/talks/eric_x_li_a_tale_of_two_political_systems

http://www.ted.com/talks/martin_jacques_understanding_the_rise_of_china

請注意,此二影片可以選擇中文字幕。對於任何制度的好惡,或許背後都有個人的意識型態,但是目前西方的政治,尤其由兩黨主導(台灣也是一例)的國家,幾乎都陷於彼此惡鬥,但是人民又被他們綁架,無法有其他選擇,只是痛苦無奈的搖擺於兩黨之間,所以有人說「民主制度是一個自作自受的制度」。美國這個老牌民主國家也由於共和、民主兩黨的惡鬥,整個社會陷於空前互不信任的疏離感,檢討民主機制的聲音也就開始出現。

此時,我們來看看亞洲的小國星加坡,要說星加坡不是個民主國家,實在很難成立,但是說他們是一個民主國家,恐怕也要掀起口水大戰,總之,他們是一黨獨大,雖然有民主選舉,卻總是有辦法讓在野黨永遠在野,可是他們小國寡民,又處在有敵意的國家旁邊,今天他們的成就,可說讓全球刮目相看!現在回頭來看中國,目前由於中產階級快速成長,人民不可能永遠生活在沒有投票權的日子裡,除了五四運動的賽先生(科學在中國已經大幅的進步,要超英趕美也只是時間早晚而已)之外,必然(其實是現在進行式)對德先生也會有所要求,而中共的領導人,不管是為了自己的私利或是考慮國家動盪等因素,對於星加坡模式的喜愛可能會超過對兩黨政治,尤其台灣兩黨惡鬥的現狀,更會讓他們存有戒心。

此時,中華民國要如何自處呢?我們認為:

第一,繼續實施民主,但是一定要做政治改革(容以後再討論),讓全民不再陷於受兩黨綁架,而造成將近二十年來台灣的空轉。

第二,持續有信心的加強向大陸開放,讓對岸的官員和人民(尤其是學生)看到台灣社會的自由和民主,即便大陸不一定選擇台灣的政治制度,但是對比之下,他們也必然會往民主方向移動。

第三,呼籲大陸,即使目前還沒有信心或意圖讓全民選出國家領導人,至少要往幾個大方向努力,也就是讓人民有遷徙的自由(大陸已經開始改革戶口制度),有集會、結社、媒體、網路以及宗教的自由,尤其包括省長以下的各級領導人,應該要開始走向民選。

我們相信大陸走向自由民主,不只是獲得中國大陸民心,也會讓在台灣的中華民國人民更能認同,這對於兩岸的和平發展,以致於全世界的華人都具有不可擋的號召力,也最符合孫中山先生所講「以建民國,以進大同」的偉大理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萬鈞 的頭像
萬鈞

中華民國

萬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讚!很有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