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位我所尊敬的長者常說,河流裡面就是應該有水,可是台灣現在的河流往往沒有水,幾乎接近斷流的現象,應該要想辦法來解決此問題。最近大家都知道全台水庫的水位拉警報,各地都開始啟動不同程度的限水措施。

水資源(廣泛的說,還加上水土保持)是本世紀人類一個嚴重的問題,甚至未來國家之間會因為搶水而爆發戰爭,台灣現在已經在面臨這個問題,雖然台灣河流坡度大,水流失的速度比較快,而且還有季節性枯水季的問題,但若是有心,相信絕對可以改善台灣水資源的情況。我不是專家,在此只是提出幾個例子,告訴各位可以有機會的。
  

(一)多種樹

3/12是國父逝世紀念日,我們都知道這一天又叫做「植樹節」,是為了紀念國父孫中山先生,他曾說說:「造林是民生建設重要項目」,其實世界上很多國家也都有植樹節。樹木可以涵養水源,但是我們很多山林都過度開發,往往大家入山區之後,很容易看到山上到處都是農作物,尤其是淺根植物的檳榔樹。

 但是,也有人散盡家財,只為種樹!一位經營事業成功的企業家賴倍元,把賺來的錢去買山頭,然後一個人默默的花了大約三十年的時間種了三十多萬棵台灣的國寶樹--肖楠和牛樟等等,雖然是經濟價值很高的樹,他卻不是拿來賣的,純粹是為台灣的山林保有一塊淨土,而且從來不噴農藥不施肥。請大家來欣賞遠見雜誌所做的報導

看到影片裡面森林中淙淙的流水,真的是令人感動!由於森林中的大樹涵養水分,
即便下大雨,雨水不會一下子猛力沖刷土壤,而且細水長流,一定會讓河川常見水流,才可以稱之為河流啊!為此我特別請教了國內有關環境和森林方面的幾位專家。對於森林的復育工作,其實不一定需要人為的種植,土地公(大自然)本身就會讓山地長出多樣性的植被,好在賴先生種植樹木的時候,有注意到大自然的生態平衡,是很了不起的!

然而,現在的山林有太多人為的破壞,而實際上這些經濟作物所得到的收益,根本無法跟台灣國土流失所造成的災害的損失相比。就如同台灣西海岸養殖業一樣,抽取地下水造成地層嚴重下陷,這些都是大家所熟知的事情,一旦大雨來臨,天災加上人禍,損失自然慘重,養殖業的收益就顯得微不足道。

如果民間的個人都有辦法買山種樹,政府呢?

一位民間環保團體人士,幫我上了一堂民主政治的課,他強調民主社會的政府是由各個群體所組成,隨著不同的業務、工作、目標等等,自然會導引出不同的作法,所以與其去期待政府該做些什麼,不如去責成、遊說... 政府該做什麼。他講的固然有道理,但是如果對台灣重要的議題在立法院無人關心,在行政機關無人願意來解決,怎麼辦?


(二)漲水費

這是個所有政治人物都不敢碰的議題,台灣是水資源缺乏的國家,然而水費又相當偏低,造成的結果就是輸水管漏水率很高,卻沒錢修理。每次碰到選舉,水費調漲的事情馬上被壓下去,但是水費不調漲,卻談開源節流,是自欺欺人的事情,前內政部長李鴻源接受聯合報訪問時就說:先漲水價,再談開源節流。水費太低,企業界用水大戶誰要投資回收水的設備?幫助弱勢家庭減少水費支出,是有辦法解決的,但假使只是以此為理由而不漲水費,最後害到國家整體的發展,國家競爭力退步,一樣是全民買單,對於有錢人的衝擊反而最小。在台灣類似的政策,可說是族繁不及備載!


(三)高田埂

台灣人的主食是稻米,種植的作物以水稻為主,需要大量的水源,目前田埂的高度並不一定是最理想的,很可能只是傳統農田一向如此設定,也就沒有人去嘗試改變。這些年來已經有學者研究是否應該加高田埂,對於生產量以及蟲害等等去做研究,其實實驗結果已經看到一些正面成效,尤其是對於水資源以及防洪或許會有幫助,例如下大雨,如果田埂的高度不夠,水就流失了,甚至造成淹水,若是加高田埂,就可以容納更多的水,大家不要小看喔,如果全台的田埂都加高,可以容納好幾個大水庫的水量,一方面保存水資源,一方面兼顧防洪。

當然,目前這個研究還在試驗的階段,需要更多的數據來支持方法可行而不會造成反效果。我所以提出這個例子,是想要給大家一些概念,也就是台灣其實可以因應本土的特色,去開發一些方法來面對水資源的問題。其他,例如以色列使用「滴灌」法,讓大片沙漠也種植出甜美的果實和其他農作物,尤其是非常省水和肥料,世界很多地方都在推行,台灣也有少數地方在實驗中。然而如同前面第二項所述,假使水價不調漲,不但企業不會投資設備做廢水回收,農民也不可能花錢去實施「滴灌」法。
 

台灣是寶島,台灣民間充滿了活力和創意,相信只要政府提出對的政策,加上勇往直前的執行力,我們就可以過真正寶島的生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萬鈞 的頭像
萬鈞

中華民國

萬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