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朋友ALEX說,他的文章「從不打架的前藍委談我們有一個夢一文在媒體刊出後,所獲得的回響遠超過他們四位死黨的預期,趁著假期又聚在一起聊聊台灣過去 20 年來的政治環境。最後他歸結出兩大問題:政黨惡鬥和主政者往極端的深藍或深綠靠攏。他將那天聊的內容,再次寫成了一篇文章,理性的討論內容,非常值得與大家分享!

第三勢力 



文/ALEX

我跟我的另外三位朋友畢業後話題越來越常聊到政治,最近一次聚會討論台灣過去20年來的政治環境是否出了什麼病因,最後我們歸結出兩大問題:政黨惡鬥,以及主政者往極端的深藍或深綠靠攏。

朋友A(已是孩子的媽)首先發難:「不管是誰執政,政黨惡鬥根本是台灣政治的一大禍害,在野黨總是拼命地要讓執政黨出糗,把政府官員罵的狗血淋頭,等他們被激怒後說錯話,或是想盡辦法來杯葛。」

每天被老闆壓榨的朋友B說:「對呀,國民黨每次都說民進黨在杯葛,但前陣子柯P首次被質詢,國民黨還不是照樣想激怒柯P,道具一堆,還唱黃梅調咧。」

朋友A繼續說:「另一種形式的政黨惡鬥是法案的抵制,會讓執政黨印象加分的法案,在野黨就想辦法阻擋,執政黨無奈下不得不推的法案,在野黨就利用機會來醜化當局者,像對美軍售案,民進黨執政時國民黨反對,國民黨執政時換民進黨反對。」

國關所畢業正準備國考的朋友C說:「民主制度下,政黨競爭是一定的,但競爭不等於惡鬥,也沒有必要走到惡鬥。只是民主國家政黨惡鬥的情況也不是只有台灣,2013年時,美國的共和黨把歐巴馬健保法案與政府預算議案掛勾,與民主黨惡鬥的結果,導致聯邦政府關門。要維持良性競爭但不政黨惡鬥,是民主制度下的難題。」

朋友B:「政黨惡鬥的衍伸問題,就是執政者後來都往極端靠攏。阿扁總統或馬總統剛上台時都說要做全民總統,走中間路線,但在政黨惡鬥、在野黨辱罵下,發現另一邊的人根本不會挺,加上執政久了問題開始浮現,淺綠或淺藍也逐漸不挺,最後都往深綠或深藍靠攏。也導致更激烈的政黨惡鬥。」

Alex:「政黨惡鬥,然後往極端靠攏,然後更激烈的政黨惡鬥,這樣不管2016誰選上,還是會像過去20年來一樣問題重演,政治又影響經濟,苦的是全民。」

朋友C:「對,除非台灣的政治生態改變,不然換個新總統或執政黨問題還是一樣。」

因此,我們把討論焦點又聚焦在最近當紅的第三勢力新興政黨,包括民國黨、時代力量與社會民主黨,希望他們可以成為國會中的關鍵力量,改變台灣的政治生態。討論後作者把第三勢力的重要性總結如下:

第一,藍綠不過半,可促進立院良性競爭。若2016後藍綠在國會皆無過半席次立委,任何一黨都無法憑黨紀強行通過法案,第三勢力就會成為藍綠拉攏的對象,只有夠好夠進步的法案才能得到第三勢力的支持。

第二,讓兩大黨往中間靠,遠離民粹。照理說藍綠兩大黨應該是以最多數的民意為黨意,可惜的是兩大黨時常被深藍或深綠綁架。但如果第三勢力立委是國會的關鍵少數,則可以避免藍綠政黨往極端靠攏,拉回中間路線。這也是台灣目前所缺少的穩定力量。有了這股中間勢力,執政黨要再操弄意識形態或訴諸民粹,必然會有所顧忌。

第三,讓國會不再打架。當第三勢力立委數目達到足以左右法案時,也許就能終結立院中三不五時的藍綠肢體衝突。因為當藍綠立委又為了爭奪麥克風,打群架或搶主席台的時候,這群第三勢力立委就直接在議場的另一邊圍起來理性地討論法案,與另一邊形成強烈的對比,讓打架的立委自己也感到汗顏。http://www.storm.mg/article/47400

第四,第三勢力政黨多半由素人與高知識分子所組成,能較無包袱地審視法案。當然從另一方面來說,沒有財團支持的第三勢力政黨,要發展、要參選就會顯得很困難。這得仰賴網路的力量,義工的無償支援,或是許許多多的小額贊助。

第五,對於厭倦在藍綠傳統政黨間硬要選一個投的人,第三勢力政黨提供選民多元與新穎的選擇。民國黨訴求政黨合作,不再惡鬥;時代力量主張公開透明,全民參與;社民黨要走左派路線,重視勞動權益。這些主張都有別於傳統藍綠政黨,相信皆能對台灣的政局帶來好的發展。

Alex:「而且這三個黨也都各自獲得有聲望的人拉抬,像民國黨有柯P的錄影祝福,時代力量有林義雄的合照相挺,社民黨也有林濁水的力挺。」

朋友B:「不過我想有些人雖然同意第三勢力的重要,但可能會覺得要讓第三勢力在國會中成為關鍵少數,是件很困難的事。畢竟國民黨現在還是一黨獨大呀。」

朋友C:「可是你知道嗎,在傳統藍營鐵票的台北市議會,過去認為不可能的事已經發生了。去年底的台北市議長選舉,由於藍綠傳統陣營的議員各有31票,當時的無黨籍新科議員徐世勳(現為民國黨),就成為藍綠積極拉攏的對象。」

Alex:「僅僅一位第三勢力議員,也能掌握關鍵的一票耶。那如果2016後第三勢力立委總共有10席進入國會,也許真能改變長期藍綠惡鬥的情形。」

朋友C:「而且根據智庫調查,有四成五民眾說會考慮支持兩大黨以外的第三勢力政黨。也許這次真的會改變成真!」

朋友A:「對,第三勢力已經蔚為風潮,若以黨員人數來看,據報導民國黨已經成為第三大黨,而時代力量也在黃國昌加入後人氣增加。」

我們四位死黨從國中就認識,大學畢業前聊天話題中從來不曾出現過政治,但後知後覺的我們逐漸了解到,政治影響我們生活的一切,包括經濟、教育、就業、治安、食安…等等。

更確切地說,三位朋友後來會關心政治都有各自的緣故:朋友A擔心她的孩子,台灣錢淹腳目的時代她沒經歷過,但看到台灣持續被邊緣化,不知道下一代會面臨什麼樣的情況;朋友B每天早出晚歸,卻只得到「很不滿意」的薪水,不知道該如何買房;朋友C則是眾多文科學生畢業後工作難找的縮影。

我們希望三個第三勢力新興政黨都能有席次進入立法院,最好都衝過5%政黨門檻票,加上親民黨與無黨籍,總數達到10位以上的立委,成為國會中的穩定力量。

是的,我們不只一個夢。我們不只希望2016後國會不打架,也希望2016後台灣可以走出過去20年來,不斷重複上演的政黨惡鬥,以及主政者往深綠或深藍靠攏的劇情。我們希望結婚生子不再是不敢想的夢,有一個自己的窩不是如此地遙不可及,有品質的生活不再是一種奢求,年老時還有夠用的退休金過活。

到底,是我們的夢太多太不滿足,還是人民的心太苦太鬱卒?我們希望2016後至少10位立委進入國會共組第三勢力,為國會翻開新的一頁,讓我們的夢一個一個實現。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中華民國

萬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